2010年7月26日 星期一

陳勤記: 告別潮州巷之味

在上環陳勤記同老豆食飯, 就像再見一個久別的長輩(唔係我老豆, 我指陳勤記). 豈料長輩換了新裝, 一時間有些不慣.




已往的陳勤記以污污漕漕為人垢病, 樓梯永遠有一層滑滑的油蹟, 一不留神會PK, 老闆陳伯著住件背心身水身汗周圍走, 隔甩底毛飛下飛下, 阿姑見到踩踩聲. 但係你咪理, 一樣其門如市, 食客邊食邊閙, 但下次還是要來, 事關沙爹牛河夠大碟, 蠔餅真材實料, 鹵水鵝夠入味.

一別經年, 今次再來, 咦, 點會咁架?

以前污漕的餐牌沒有了, 換來乾淨的"MENU". 以前是大牌檔式點餸, 依家多了ABCD餐.

叫咗個A餐(二人餐): 蠔仔粥, 方魚炒芥蘭, 鹵水鵝片, 唔平架, $168

但係, 點解蠔仔粥細碗咗咁多? 鹵水鵝片竟唔入味, 刀功也有問題, 鵝肉切到好嚡, 方魚炒芥蘭無可評論, 只是面目模糊的一碟搭配的小菜.



兩個人食完: 唔夠飽. 失望哦.

外觀靚咗好多, 老闆陳伯無再 "露毛", 起碼著返件T恤, 但也無親自下廚, 只在樓面打點, 似慢慢交棒第二代.


但係唔知係咪掛住裝修, 好耐無開爐, 點解味道差咁遠.


想當年, 呢班潮州師傅, 走難嚟香港, 集中於皇后街一帶開大牌檔, 不怕辛苦, 發揮潮州人肯捱肯拚的精神, 漸漸打響 "潮州巷" 呢個朵.


歲月流逝, 昔日潮州巷嘅師傅都仔大女大, 大牌檔亦都拆晒搬入舖. 皇后大道中仍保留尚興, 兩興, 陳勤記三大字號, 各有性格, 尚興, 兩興較高檔, 陳勤記較草根.


時而世易, 兩興最近光榮結業, 如今陳勤記亦淹沒在商海裡, 頗令人唏噓.


我想起許冠文舊片 "雞同鴨講", 身為燒鴨店老闆的許冠文, 為了競爭, 將燒鴨店轉型, 模仿快餐店, 結果攪到不倫不類.



咁唔通哩哩啡啡, 不求進步先叫做好咩?............


也許問題其實出在我們自己身上, 我們習慣了以前的生活環境, 人脈事物, 並總結稱之為人-情-味. 這不是質素的問題, 是情感的問題.


潮州人可貴之處, 在於節儉肯捱, 生活純樸. 穿了新裝的陳勤記, 總覺與原本草根風格不合. 好像原本很熟悉的一個朋友, 性格完全改變了.

我老豆似乎愈來愈寂寞: 他定義下的香港不存在了: 李小龍沈殿霞羅文張國榮梅艷芳陳百強黃霑都不在, 精工寶路華張子岱胡國雄仇志強退出了, 維多利亞港變成維多利亞河, 潮州巷變成咩Q華庭偽豪宅, 郵筒轉了顏色, 警察變得愈來愈像實蕉, 龍門大酒樓雍雅山房全拆晒, 議員變成流氓, 打開電視成班演員無個識.

一個時代要結束了: 陳勤記再不是潮州巷的陳勤記........ 再見了, 貧民區的浪漫回憶!

唔使愁呀老豆, 仲有你個仔我呀.

3 則留言:

  1. 坦白講,以你識嘢嘅程度,我真驚訝你只係一個應屆嘅會考生!

    回覆刪除
  2. 不敢不敢, 只是互聯網真的令我地呢班九十後突破時空限制, 成人世界以為好識嘅嘢, 我上網search可以令我識得多過你:
    有人上網打機攪到斬死阿媽細妹, 我卻喜歡上網補充我的資料庫, 用作駁咀駁舌, 响學校駁先生咀, 返屋企駁老豆老母咀, 其樂無窮

    回覆刪除